年三十母亲发红包,给儿子的厚给侄女的薄,拆


更新时间: 2019-02-26

我是销售员,经常出差不在家,据妻子说母亲处处偏心哥嫂,可我怎么看都不可能,哥嫂都是老实巴交的乡村人,连句利索话都说不清,何谈哄人开心,我想一定是妻子多心,要知道从小到大,父母最疼爱的是我。

据说母亲的腰腿痛又犯了,临行前我顺便去药店买多少盒膏药,妻子在一旁冷嘲热讽夸我孝顺。看着她气呼呼的表情我不免担忧起来,多少个小时后她们会见是否又像上一次吵起来,转念一想不可能,总不至于大过年还闹腾。

又到一年一度的春节,我已经一年没回老家探访父母,为人子女没能尽孝心里多少有点难过,所以决定多给他们点过年费,于是瞒着妻子擅自截留5千块钱年初奖。

切实我很感激父母把我送进大学的校门,要不然我也不机会意识妻子,更不会有可恶的儿子。就凭这一点我觉得就该好好孝敬父母,所以每年都会瞒着妻子给父母塞点钱,往返报他们的养育之恩。

不是我怕妻子,是因为妻子跟母亲的关系始终不融洽,刚结婚时候咱们不分家,在一起住了半年,可那段时间她们俩整日闹得不愉快,妻子说母亲偏心,母亲则告状说妻子不懂事,我夹在旁边很是苦恼,最后一鼓作气带妻子进城打工。即便如此,时光也没能冲淡她们之间的抵牾,在几次为数不久的会晤中,总是不欢而散。

一下车两个侄女迎上来喊叔叔婶婶,妻子的脸色不再那么阴沉,一家人说了会闲话就准备吃年夜饭,饭桌上母亲从屋里拿出三个红包,分给孩子们做压岁钱,嘱咐迟些再打开。我瞥了眼儿子的红包比两个侄女的都要厚实,以往每年母亲给的压岁钱都是一百块,我担心今年给她的私房钱多,她便多给儿子,万一三个孩子红包不一样多难堪,赶紧抢过儿子红包说代为保留。

去年接到母亲电话,说哥嫂在城市盖房,让我想办法支援点。我理解父母的感想,他们跟妻子不合,当前也不愿意来我家养老,生灾害病只能指望哥嫂,自然想哄着点。我二话不说从友人那借5万块钱送回来,帮助哥嫂渡过难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