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“扫地僧”


更新时间: 2019-01-22

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,很少玩手机,王安州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当门卫,他简直所有时间都在学英语。在他家不足50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里,客厅和卧室的墙上,甚至不少家具上,都贴着英文报纸跟他的“手抄报”。每月,他会把工资交给妻子,“想买啥你随意,但我贴的报纸你看着再不悦目也别乱动,我随时得学。”

冬日暖阳。10点的课间操时光,三四个孩子拿着英语课本和试卷来到了门卫室。

本报通讯员 郭小红

夫妻俩都是下岗职工,妻子享受着城镇低保。他们每月不到3000元的收入,除日常开销,就是身体不好的妻子的药费跟正在上幼师的女儿的用度。日子有些艰难,但每年2000多元的《中国翻译》《中国国际问题研究》等多少种英文杂志王安州必订。

“从上初中开始接触英语,我就对英语有兴趣。”谈及喜好英语的经历,王安州说了一个故事。1987年的一天,他看电视时被央视《商务英语》栏目吸引,不知怎的勾起了执念,他竟用200余元——这是他当时四五个月的工资,订购了一套《商务英语》,买来《牛津英汉词典》,踏上了自学英语之路。

近水楼台先得月。干着门卫活儿,学生们订阅的英文报刊,都是王安州先读,并顺手做浏览笔记。他随身带着英文版《求是》和英语词典。词典不仅被翻破了,几乎每页都被用红笔、蓝笔标注得密密麻麻。

□本报记者 刘向东

这个月,王安州值早上7点到下战书1点的班。往往,他一早儿就来了,“早上常有些孩子会来找我问问题。”王安州的英语发音带着浓重的方言口音。他说:“我发音虽不标准,但可能教他们学习方法啊!”

因为爱英语

一副近视镜架在清瘦黝黑的脸上略显不搭,却为王安州增添了多少分斯文。一张试卷递在面前,一个高二男生亲热地叫着“保安叔”,说自己试卷上有个句子不懂。接过试卷,王安州嘟嘟囔囔把阅读题读了一遍,这才手指着那个句子对男生说:“孩子,这句子你得把高下文联系起来理解……”

12年了,在校园门口乐呵呵忙碌着开门关门的王安州,也乐呵呵地给求教的孩子们讲解英语题……